红木收藏咨询电话

010-5623 5418

当前位置:首页 > 红木人家 > 藏家故事 > 正文

安思远将中国红木家具的美分享给世人

2016-10-30

综合网络

浏览量:1452

“没有其他文化能像中国家具这样将造型和结构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并且每一个构件都结构合理,比例匀称。”安思远把制造中国家具的工匠比作珠宝手工锻造人,而西方家具的制造人则类似铁匠。

安思远是学养和精明兼具的“学者艺术商”,他的收藏影响了美国亚洲艺术品收藏的每一个领域,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家。中国家具、文玩、书画、瓷器、玉器、珍本书籍,日本、印度、喜马拉雅、东南亚艺术收藏等,他均有涉猎,且各有建树。


那么,安思远结缘中国家具的过程是怎样的?一个连中文都不会说的美国人,缘何可以早于中国人出版家具专著?他的“明朝之王”美誉因何而来?本文带着这些疑问深入探究安思远与中国家具的渊源,并尝试寻找答案。

檀香山吹拂的“中国家具风”

安思远17岁开始接触古董,师从庞耐女士和王方宇教授学习中国艺术知识。21岁那年,他告别亲人,独自一人到夏威夷州的檀香山服军役。檀香山之行,似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为他日后成为中国家具的“明朝之王”埋下伏笔。

檀香山是近代中国人移民海外的主要目的地和中转站,也是美国汇集中国家具的一块宝地。从1900年开始直至1950年,先是福恩公司(Fonginn Company),然后是博温女士(Alice Spalding Bowen)的工厂店,再到最著名的罗伯特·安斯泰斯(Robert Ansteth)的中国家具经销公司,檀香山活跃着众多从中国收购家具的古董商,使这里成为中国艺术品的汇聚之地。

1949年,旅居中国26年的学者艾克来到檀香山,担任东方艺术博物馆第一任馆长。彼时他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已出版5年,大大提高了明式家具在美国藏家心中的地位,也成为他们“寻宝”的参考书。

次年(1950年),安思远也来到檀香山。部队从军之余,他念念不忘的依然是中国艺术。在部队中,他是射击竞赛的“神枪手”,在檀香山中国艺术的殿堂 里,他一样眼光精准,弹无虚发,常与亨利·克拉玛(Henry Kramer)等藏家出入安斯泰斯的家具店里,收购许多精美的黄花梨家具。对于当时的安思 远来说,中国家具犹如一个优雅的难题,榫卯结构、流畅的线条以及古朴典雅的气质都深深吸引着他。痴迷之下,他甚至买了一堆家具在自己家里观摩鼓捣,拆开后 重新组装。

拆拆合合之间,安思远逐渐意识到中国家具无与伦比的价值。“没有其它文化能像中国家具这样将造型和结构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并且每一个构件都结构合理,比例匀称。”他还把制造中国家具的工匠比作珠宝手工锻造人,而西方家具的制造人则类似铁匠。

当时世界上介绍中国家具的著作除了早在18世纪欧洲人写的几本简单的图录式的《中国家具》外,就只有艾克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国国内视家具为使用器,连文物都算不上,家具收藏市场尚一片空白。

“明朝之王”

安思远服役结束回到纽约后在曼哈顿开起了画廊,正式开始了职业古董商的生涯。当时中美关系虽然尚未破冰,但家具的流通一向源源不断,安思远可以通过香港 的行家买到家具。而此时国内对家具的价值依然懵懂不知,王世襄先生的研究因文革被迫中断,而大洋彼岸的安思远正如饮甘露地领略古典家具的美。

1971年,安思远糅合其多年的家具研究,厚积薄发,继艾克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之后,出版了他最具代表性的著作——《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Chinese Furniture: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y)》(简称《中国家具》)。

与艾克的著作不同,安思远的《中国家具》断代清晰,结构完整。他在书中从艺术的角度讲述中国家具的历史发展,阐 述宋代文学与绘画对明式家具的影响,并指出中国家具与十八世纪欧洲家具设计的关系。更值得一提的是,书中梳理了坐椅的流变,说明佛教中国化对中国椅子和床 造型演变的推动作用。

美国藏家柯惕思评价这本书:“是那个阶段的一本代表作。从收藏的角度将中国硬木家具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确凿无疑的明代家具;二是由明向清过渡时期的家具;三是清中期至清晚期这一时间段的家具。”

《中国家具》第一次向世界详细展示中国家具,是安思远的一部学术力作。他从美学和艺术发展的角度,从全新的视角把明式家具像风景一样勾勒,至今依然是鉴 赏和收藏家具的必读书之一。1977年5月17日,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安思远先生的文章,详述其在明代家具研究上的造诣和贡献,誉其为“明朝之王”。

将中国家具的美分享给世人

安思远也乐于见到古典家具的美能为世人所共享。1977年,他捐赠一对黄花梨顶箱柜,以及4只带有篆刻铭文的紫檀南官帽椅给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帮助建设中式庭院。该馆于1981年开幕,其中家具的选 择、风格与陈列方式至今依然启迪无数访客。除大都会博物馆外,受惠于他捐赠和收藏的博物馆比比皆是,如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耶鲁大学美术馆、哈佛大学 佛格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等。

从1950年的檀香山之旅,到2014年8月逝世,六十年的古董生涯中,安思远以精品的收藏和勤于著 述,使中国家具在全世界熠熠生辉,引起西方世界广泛的追慕、探索和思考,将中国家具推向艺术的高峰。佳士得高级副总裁、中国瓷器与艺术品部国际主管罗拉(Geraldine Lenain)女士评价安思远说:“是他在西方让中国家具戴上了光环,没有他,中国家具就不会那么重要,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关注、 研究、收藏。”

而另一位美国著名藏家柯惕思的总结或许更为贴切,他说:“安思远的眼光、热诚、不懈努力与大方贡献,成为中国家具鉴藏界 今后继续发扬光大的基础。”今天,古典家具的收藏在国内外已蔚然成风,在热热闹闹的市场背后,我们更应该以安思远做榜样和自省,从中国哲学的源头和灵性的 角度去寻找家具之美,使家具文化继续发扬光大。

微信朋友圈分享

关注国投公众号

红木藏品的上门评估

我已阅读并且同意本站的用户协议

活动公告

更多

国投红交所

京ICP备15058516号-1  国投红交所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5

电话:010-5623 5418 微信号:acrcer  微博:国投红交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成寿寺路城外诚中式古典家具馆5层国投实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