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收藏咨询电话

400 880 6000

当前位置:首页 > 红木人家 > 红木人生 > 正文

民间木雕高手韩广宪:脚踏实地,雕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2016-10-24

综合媒体

浏览量:589

近日,记者在宁夏银川市文化城一家名为“匠人坊艺雕”的小店里见到37岁的韩广宪,他正在认真雕刻着一尊黄金樟木的金蝉,作品已经成形,线条流畅,就差打磨。

      看到这幅景象的人常误以为韩广宪是名专业的木艺雕刻师,其实他是一位依靠着对木艺雕刻的热爱而自学成才的民间木雕高手,常有人慕名而来请他雕刻。

      现在,韩广宪整日与木头为伍,不知疲倦。他说,手拿刻刀,沉浸在一个人的雕刻时光里,最大的收获便是踏实和心安。

      玩木雕,脚踏实地

      最初见到37岁的韩广宪时,你脑中所有对“木雕师傅”的刻板印象完全派不上用场。鼻梁上没有老花眼镜,脸上也没有岁月的痕迹,身高180厘米,穿着休闲裤,戴着军旅帽,一副潮男的打扮,但是,当他开始认真雕琢刀下的木雕时,俨然像变了一个人,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先用木锤敲一下雕刻刀的木柄,刀锋进入木头内,一块木屑从完整的原木中蹦离出来。一整天,韩广宪都在木锤击打木柄的清脆声音中忙碌地雕刻着。“我现在特别享受这样的状态,没人打扰,也不用说太多虚伪的客套话,来这里转的人,都是些热爱生活纯粹的人,挺好。”

      韩广宪说这话是有原因的,早在9年前,他和爱人一起在天津打拼,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物理系的他,最初就职于天津一家经营通讯设备的上市公司,最辉煌的时候还做过该公司的中华区域总经理,但最后却因为太过急功近利,把生意做赔了。他坦言,自己都没有想过,最后会回到家乡银川,玩起木雕,而且,还是自己在高中时闹着玩,最后在南方找师傅专门学习的“手艺”。

      “那时候太浮躁了,每天都会跟人谈利益,谈钱,最后什么都没落下。现在就不一样了,木头比人更加真实,来这里的人也都知书达理,让我能更安静下来。”他一直记得自己最初开店时,给自己用木牌刻了“沉默是金”四个字,就是勉励自己,少说多做,脚踏实地。

      木雕,刻的是一种感觉

      虽然现在找韩广宪刻木雕的人挺多,有求他雕黄金樟的金蝉的,刻完第一次,又要求再刻的,还有木制对联拓字的,订制精美木雕灯的……但是,韩广宪一点也不骄傲,他坦言,要做到手艺的纯熟,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他这两三年的功力远远不够。“要把这项手艺做好,没有10年是不行的。”从他店里经年累月雕刻的那一大堆弥勒佛的木雕就可以看出来,“你看我店里为什么摆那么多,这都是练手的,行家都知道,如果能把佛刻好,再刻什么人物也都不在话下了。”

      在韩广宪看来,木雕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的是,只需要几个工具,任何人敲敲打打也都可以上手,但难的则是火候与感觉的掌握。

      他介绍说:“玩木雕常用的料其实很简单,选一块香樟木、或者紫檀、鸡翅木,先挖出大体的轮廓,完成之后的效果还是粗糙的,花鸟虫鱼的轮廓是生硬的,我们把这叫做‘粗坯’。”粗坯是对一块平整原木的第一次动刀,是奠基之笔,因此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雕刻时,下面那一层跟上面那一层之间的联系,你要看得懂。”

      因此,事实上,每一次雕刻都不是按图索骥,而是一次全新的创作。“你拿这个龙凤盘上的凤凰来说,纸上的凤凰是平面的,没有弧度和深浅,而木雕要创造立体感。在一个立体的坐标中,凤凰的头、翅膀,它所依托的花枝、叶子如何安排,都是木雕师傅所要想象的。而粗坯只是这种想象的雏形。”韩广宪笑言,自己最初雕刻凤凰的翅膀时,到现在都觉得犹如“鸡翅”,但随着时间推移,功力加深,现在再雕,凤凰翅膀在他的刻刀下已是活灵活现了。

      韩广宪收过一个60多岁的“老徒弟”,他记得老徒弟总问他一句话:“这个到底怎么雕,用什么力度,有没有章法?”但是,韩广宪都无法回答他,他回忆起自己跟南方一位80岁的国家级美术大师学艺时,“你在旁边刻,他什么也不说,只让你找感觉。”他记得有次刻兰草,他刻的兰草总是笨笨的,师傅就让他到楼下看草去。“我下了楼,在楼下观察了两个小时风吹动小草时那种奇妙的状态,回来再刻,果然精气神全有了。”因此,在韩广宪看来,刻木雕绝对是门玩感觉的活计,是用数字形容和丈量不来的。

      雕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和每个玩木雕的师傅一样,对于将来,韩广宪说他暂时没有目标,只有理想,“我想当一个木雕匠人,而不是一个玩木雕的,而且,要有属于自己印记的东西。”

      刻木雕的最高境界就是,木头上的纹理和你所雕的作品结合得浑然天成,恰到好处。韩广宪曾经见过一位大师的木雕作品——海南黄花梨上雕刻狮子,他说那是他见过最动人的作品。韩广宪坦言,他真正的梦想是,自己也能成为那样一个掌握高超技艺的木雕匠人,而且,能有人尊称他一声老师,自己做梦都在想象着一幅画面,作品能经过时代的变迁,流落在不同人的手中,书架上、橱窗里,或者卧室的门上,“你能想象得到吗?那将是怎样一幅动人的情景。”

      最近,韩广宪开始翻阅《鲁班经》,他发现里面的图案和雕花简直太美了,而在一些高仿古家具里,这些图案都被简化了,“我想还原这些纯粹的东西,再加上自己的思维,或者把雕刻和自然的、原生态的东西融合在一起。”去年他就买了40颗沙枣树树桩,准备等闲时能集中精力继续研发这一浩大的工程。

      目前,这40颗沙枣树的一小部分已经被韩广宪锯成木桩,零零散散地放在店前的院子里,“沙枣树的美在于树柳,线条很漂亮,我想用中间挖空的原生态沙枣树,做一批庭院灯。灯的上部雕成四脚飞角檐,再在上面挂四个铃铛,用原生态的木雕去展示古朴的美好。”谈到这里,韩光宪的嘴角忍不住开始向上飞扬,“想象一下,用沙枣树雕这样的造型,我该是独一无二的吧?”

微信朋友圈分享

关注国投公众号

红木藏品的上门评估

我已阅读并且同意本站的用户协议

活动公告

更多

国投红交所

京ICP备15058516号-1  国投红交所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5

电话:400 880 6000 微信号:aratpt  微博:国投红交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成寿寺路城外诚中式古典家具馆5层国投实创

欢迎光临国投红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