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收藏咨询电话

010-5623 5418

当前位置:首页 > 红木人家 > 藏家故事 > 正文

专访“黄花梨皇后”伍嘉恩

2016-10-21

综合媒体

浏览量:993


      比利时人菲力浦·德巴盖先生,长期致力于精美中国硬木家具收藏,随着藏品不断增长,他将房子增建新翼专门来放置中国明式家具,更萌生“生活于明”的念头,于是有“侣明室”的诞生。3月30日至4月17日在北京恭王府嘉乐堂,“读往会心”—侣明室藏黄花梨家具展,格外引人关注。 该次展览展出七十件明式家具,涵盖桌案、椅凳、床榻、柜架、文玩类等,全面展现十六、十七世纪明式家具的风貌。

      明式家具近期受到世界广泛关注,2010年11月中国嘉德秋拍会上,一场名为“简约隽永—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专场拍卖会中,一件“明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以4312万元人民币成交,创出黄花梨家具世界拍卖最高价的新纪录,成为“史上最贵的床”。这件创纪录的架子床,装饰秾华艳丽,纹饰极具神韵,挂沿透雕螭龙夔凤和吉祥花鸟图案,龙凤图案同时出现在架子床的挂沿上。随着香港佳士得、中国嘉德这样的国内外大型拍卖公司对明式家具收藏表示出日益看涨的趋势,明式家具收藏市场被迅速炒热。来到恭王府展览的“侣明室”这些家具精品,也全部出现在中国嘉德2011年5月举行的春季拍卖会上。

      “侣明室”主人菲力浦·德巴盖其实有个长期合作的家具收藏购买顾问—伍嘉恩女士,“嘉木堂”堂主,有“黄花梨皇后”的美誉,业界公认她为继文博大师、“中国家具之父”王世襄后新一辈中国传统家具专家。今年,伍嘉恩的最新专著《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由紫禁城出版社推出。这套书籍可谓是她创办的“嘉木堂”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至今的经营实录,作者完整地见证了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与收藏从一个偏门冷门,逐渐成为收藏潮流的全过程。伍嘉恩坚持的“明式家具有如雕塑艺术品,只有透过纯白空间才能显现出它的美”, 已成为古典家具业者所奉行的明式家具现代空间陈设美学。近日,在中国古典家具展览及学术研讨峰会期间,她接受了记者访问。

童子功练就火眼金睛

      记者:你与黄花梨是如何结缘的?

      伍嘉恩: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有很多外国教授和学者在北京教学,他们对明式家具青睐有加。1944年一位德国的学者,更著书成文,令明式家具开始被知识分子广为关注,青少年时期,我就开始钟爱中国家具,我花了10年时间,在各地走访博物馆,与不同收藏家会面。目的是一睹德国学者书中的完美家具真身。后来,我进驻伦敦的古典家具维修工场学习,在那里,学懂了对家具作为艺术品的尊重。对于复修的程序、技巧,拆装过程里对家具的构造,以及中国卯榫结构体系的认识,在那里也得到深入理解和实践。直至八十年代,我逐渐以明式家具作为自己的事业。那时,经营明式家具这行业非常冷门,大家不太关注家具艺术—由于非常罕有,所以“嘉木堂”开业时,全世界的明式家具收藏界人士都争相来光顾,生意由四面八方涌来,众多博物馆和收藏家闻风而至。

      记者:黄花梨什么地方最吸引你?

      伍嘉恩:第一眼,就被它们如雕塑般的形象吸引,觉得实用家具能达到雕塑艺术品的境界,十分奥妙。四处寻找追求,看多了,发现明式家具十分多元,有雄浑凝重,有线条简约,有流畅,又有朴拙,其他则优雅细致,我对此非常着迷。

      明式家具拥有超越时空、跨国界的设计,也只有材质坚实、纹理致密的硬木,如黄花梨,才能成就家具流畅简练的外形,并可制作成一套精准完整的榫卯结构体系,依据力学原理紧扣着家具各构件来呈现如雕塑的成品,令其从实用品升华至艺术品。设计与木料,二者缺一不可。

秘笈密功:眼明手快,还得记性好。

      记者:在收藏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趣事或者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伍嘉恩:其实每件藏品都有它们的小故事。有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也有像侦探般查找线索追寻到的,这么多年,这么多家具,小故事数之不尽,其中不乏令人难忘的收藏过程,就述说一二,与大家分享。

      1989年秋,与伦敦访港朋友吃意大利晚餐,朋友忽然说起这次旅途路经洛杉矶,获悉有韩国瓷器收藏家得到一批中国明式家具,是加州望族后人搬迁出让的,朋友说他不懂家具,没有看。马上,我感觉自己刀叉在手停顿, 结结巴巴地问:“东西还在吗?我能看吗?”朋友见状,哈哈大笑,答应吃饭后去电查询。整顿饭不是味儿,回到家中不停踱步,实在按捺不住了,去电朋友追问,原来已联络上,东西还在,欢迎我到那里鉴定。大清早起床立即订机票,当天出发,直奔洛杉矶。

      这批在机缘巧合下遇上的家具,其中不乏精品,部分更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也未有能超越它们的例子,包括:黄花梨大四件柜一对(购入后翌年“嘉木堂”提供给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1996年纽约佳士得拍出,现存新加坡)。紫檀四抹门带座方角柜成对,现归香港攻玉山房藏,曾在澳门艺术博物馆和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出。而这些精品实例,现已被公认为传统家具代表作,在明式家具圈中更是耳熟能详,但不多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伍女士与菲利普先生在品鉴家具

      若干年后,美国新墨西哥州出现一件黄花梨嵌紫檀木百宝炕案,做工精美细致,我看后觉甚面善,似也曾相识,骤然想起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库内曾见此物,越洋致电故宫宫廷器物部胡德生先生,当时胡先生掌管开库锁匙,细说炕案造型尺码等,求他入库查看这东西是否还在。当时没有说明缘故,为何查询炕案下落,因不想故宫派员与我争夺此物,但在未清楚东西是否从故宫被盗出,又不敢买下。胡先生或心里有数,又或想我疯了,他没说,但当我再联络他时,高兴地听到他回复“故宫藏御用黄花梨嵌紫檀木百宝炕案”健在。

      原来美国人帕兹拉夫先生在1935年与新婚妻子游览中国,购入大批中国古董包括家具,运回新墨西哥州,建造大宅院,取中国式室内设计放置古董家具,而这件精品炕案,更是与故宫现藏的成一对,但可惜当我遇上它时,帕兹拉夫先生夫人已人去楼空,没法查询炕案来历购买过程。

      这具御用黄花梨嵌紫檀木百宝炕案,翌年“嘉木堂”出让给香港藏家,在台北历史博物馆、香港多家博物馆也曾展出。2008年1月在北京与胡先生说起此事,他表示故宫藏炕案是我购买炕案后几年他才发表的,真不明白我怎会知道,并记着故宫有这东西。哈,这就是我的秘笈密功!

      记者:您最珍爱的一件藏品是什么?

      伍嘉恩:是一对黄花梨方柱圆角木轴门柜,在1983年得到的。当时人在纽约,听闻加州出现了一对黄花梨圆角木轴门柜,十分兴奋。要知道圆角木轴门柜一向被推崇为中国传统家具最精巧优美的设计之一,它们影响二十世纪欧洲大陆工艺美术运动中的家具设计甚大,属明式家具收藏家必备系列,单件已难得,一对更是梦寐以求的极品组合。四处打听查找,得知已易手两次。

      那年代明式家具如凤毛麟角,我岂能就此罢休?穷追猛打,找寻线索下落,原来已搬家到伦敦! 直飞伦敦,一眼定情,以高价购入,急不可待安排空运到港,重新调动全家陈设,寻找圆角柜完美安身之地,务求要发挥它们如雕塑艺术品般的力与气,更要融入家中整体观感的优美与和谐。圆角木轴柜,柜柱用方材, 轻微外侧上敛下舒,比例完美,平稳悦目,两对木门心板与四柜帮,均取自一材,纹理飞扬,精彩极了。从此, 它们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在家中每看上一眼,就感到莫名的喜悦。

微信朋友圈分享

关注国投公众号

红木藏品的上门评估

我已阅读并且同意本站的用户协议

活动公告

更多

国投红交所

京ICP备15058516号-1  国投红交所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5

电话:010-5623 5418 微信号:acrcer  微博:国投红交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成寿寺路城外诚中式古典家具馆5层国投实创